烃菜

过激耀推

写了可能是一半的菜菜的点梗

我不管了  sago是神明了……………………………………师兄弟真的是太好了我先入股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存档用的:

不知道该怎么搞的神近耀与安哥师兄弟设定


幼年。幼年。


私设巨多,不能带脑子看


我其实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修炼的


废话很多,真的很多


(1)


安迷修那时候背着小小的竹筐,一些生活用品和衣服都被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里面。夕阳西下时的太阳仍然照耀着,而他也面朝余晖——更准确地说是面朝着眼前高大的中年男子,男子很高,又因为是背对着光线的,所以安迷修不是很能看清对方的表情。他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站定后中气十足地大喊:


“是!师父!”


太阳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2)


安迷修的师父是一位中年男子。这和他在路上来时想的不太一样,他印象中武技高超的人都是那种白发白胡子的老者,平时和蔼,训练时又异常严厉。或者神秘到看见师父本人都很困难,平常就只能听听师父威严的声音。


但现在不一样了,安迷修的师父看起来平易近人,虽然一些方面上很严厉却会和他说说冷笑话——那是后来的事了。而在后来他的师兄也吐槽过师父和安迷修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然在此刻,小安迷修刚获得两把师父给的小木剑。


安迷修觉得这很炫酷,左手一把右手一把,虽然不是很长,但似乎“唰唰”挥几下就显得很帅。只不过拿着有点麻烦罢了。他想了想,将小木剑塞在身后的竹篮里。


师父让他先去熟悉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于是安迷修背着竹篮朝小院子的方向走去。听师父讲他还有个师兄——也就是上上段提到的师兄,叫神近耀。因此决定先去拜访。——师兄,一定很厉害吧,他一定已经是个非常棒的骑士了!或许也还在修炼的路途上。他乐呵呵地想着,握紧拳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向师兄学习。安迷修甚至联想到了他与神近耀以后互相促进互相指点的场景。


太阳并不像中午时那样热烈,安迷修慢慢走路,却又四处张望,观察着以后他住的、修炼的地方,一股傻劲忽然就冒了出来,小安迷修脸上正洋溢着美好(?)的笑容。


喔,将迎来幸福的修炼生活啊!


他感叹道。


 


 


当神近耀第一次看见安迷修的时候他正准备去吃晚饭,至于为什么用“看”这个词,只是因为神近耀站在安迷修左后方,“我看的见你,你看不见我”这样的情况。神近耀当时就想“什么时候闯来的敌人”,正准备拿出武器制服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甚至有种后退的冲动。


这是什么操作。


因为是在右后方所以也能看清对方的部分表情,先不说为什么这个人开始望着夕阳开始傻笑,这个自带的四角星星和玫瑰花少女背景是从哪里来的啊!


神近耀恶寒了一阵子,打算绕路走开,却忽然回想起自己的师父似乎说过今天会来一个他的师弟。等等,不会这位夕阳傻笑少年就是自己的师弟吧……


神近耀沉默。


作为师兄应该话不多,冷漠,低调又不失内涵。


那么就高冷地绕路走吧。他想。


 


还没写完【。

体检。

我觉得卡卡的能力在体检前夕会不会很受欢迎
雷狮突然发现自家弟弟被女孩子送了好多礼物  在想弟弟在学校里是不是很受欢迎

卡米尔“因为明天体检”

just臆想 [

【雷安车】酒后——。

sago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

Sago_远子学姐狂爱候群症:

´_>`我觉得乐乎跟我有仇又吞了我一次我干啥了我靠
´_>`看过的十分抱歉
总之这次只放评论里了希望不会被吞
菜爹生日快乐—— @烃菜 恭喜又老了一岁(๑´ڡ`๑)
怀着对菜爹的爱意终于开出车来了!!(捶地痛哭)


最后我想说
再被吞
我就
哭给乐乎看()

我要在空间微博lof吹天哥吹个遍

刮风惹:

就一张图⋯⋯给菜哥的头像😌

【安艾】偶遇她的骑士

现在才看到问问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蛙蛙哇呜呜呜呜 😭😭😭😭😭赞美太太

Sagogo☆:

*ooc严重 


*正文内容一点点,逻辑还不明,超微瑞金。大部分就在瞎扯quq来自  @碳酸菜 点的安艾!


*因为没给剧情所以自己想了一个特别俗套的梗ufqdgqiashqdig我也不管了zwbigdhkdu别嫌弃啊qaq
————


艾比是哭着跑出去的。


“什么嘛!这个衰仔,真是气死我了!”


艾比跑出城堡后气地跺了跺脚,手擦着泛红的眼眶,眼角边不断分泌出晶莹的液体,与打落在她脸上的细小雨水混杂在一起。她稍微回头看了一眼背后自己所居住的地方,但又很快地转回去并迈开步子,远离那里。“什么嘛什么嘛,有那样的弟弟真是糟透了!”艾比跑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慢慢地在小小的雨中走路了,她一边抽抽噎噎地哭着一边埋怨着她的弟弟“一点都不体贴”和无辜的守卫“说别让跟过来还真不跟过来,活该没有女朋友”。


雨似乎稍稍有点大了。



艾比是一位住在城堡里的小公主。


她和其他那些高贵冷艳的公主不一样,她最大的理想是找到一个好男人,或者帅气的我金发王子殿下,再或者就是骑着白马风度翩翩的骑士。【啊如果能早早地偶遇我的真命天子那该多好呀!】小公主几乎每天都陷入这样的幻想。而就在前几天,她和她的仆人——哦,不,是弟弟埃米出去瞎晃悠的时候,偶然间一回头,看见了一位戴着帽子拥有着忧郁的眼神倦怠的步伐看起来超有深度的金发帅哥。


“哇……”


“……?姐?姐!你眼睛里有爱心诶!”


艾比当时就陷入了恋爱,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金发帅哥看一边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弟弟:“老弟我要嫁给他!!!”“啊……哦……姐你先放手……”


后来打听得知那位金发帅哥叫金,并且有了一个名为格瑞的男朋友。


……。


“哇!!!弟你说为什么世界上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帅哥,结果!!!呜我那么可爱为什么世界的好男人都不出现呢???”艾比崩溃地哇哇大哭起来并抓着埃米诉说自己悲惨的经历。


“你哪来的神秘自信……哇!”


“你好像很有意见?”


后来艾比又缠着埃米哭诉起来,在埃米各种嫌弃以及冷淡的吐槽之下两人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争吵。先是用自己的观点打压对方,再是翻起了互相的黑历史,而最后。


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雨水打落在艾比的身上,顺着她的发梢滑下,连平常一直精神抖擞的呆毛也在此时耷拉着,围巾也变得湿漉漉的了,围在自己脖子上冰冰凉凉的会有点难受。不过她暂且还没注意这些,只是沿着冷清的街道向前走着,开始了自己小小的幻想以此来转换一下心情。


【雨天的话应该会有王子帅哥之类的人出来走吧!然后看见我在这里淋雨估计就会跑来搭讪。‘哦!美丽的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呢!’‘呜,我被坏心眼的弟弟给赶出家门了……’‘啊!那真是太遗憾了。别担心,小姐!和我一起回去吧!’】艾比有些高兴地沉溺于自己不切实际甚至连台词都想好的妄想之中,甚至是哼起了小曲四处张望寻找。


当然雨天出来晃悠的人都没几个,更别提帅哥了。艾比对此感到十分失落,不太开心地绕开地面因坑坑洼洼而积起的水坑,刚刚勉强点燃起来的好心情似乎很快就被这场以缓慢速度变大的雨给浇灭了,而且因又回想起了和埃米的吵架而感到难过。


“或许本公主要再晚一点才能遇到真命天子。”艾比不满得嘟嚷着,随及又生气地跺了跺脚,“死衰仔!也不来找他姐!”脚踩到的地面溅起一些水而沾到她裤子上——虽然之前走路时就有这种情况而艾比好像现在才发现。“呀……我的裤子……!”


在艾比刚想查看裤子的情况时,她突然感受到雨点似乎没刚刚那么轻柔了,“哗啦啦”的雨声逐渐充斥在耳边,豆大的雨点打落下来。艾比赶紧往周围屋檐或者是商店跑去,边跑边扯了扯快掉落的围巾。【呜哇哇我的衣服!!!】艾比哭丧着脸跑着。


……


“啪叽”。


……


艾比大概是感到脚底一滑,然后就身体重心完全没稳住得向前摔去。
“呜啊啊——!”


艾比直接和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脏兮兮的水糊在她脸上甚至是让她差点难以呼吸。地上锋利的小石子划破了她的衣袖口,脸上也有些擦伤,火辣辣的疼痛从手腕和膝盖传递至大脑,令一直生活在城堡里的她立刻大哭了起来。


“呜……呜什么嘛、这都什么糟糕的日子呀……呜、呜……讨厌死了…!…阿嚏!”


艾比试图站起来,可疼痛不允许她这么做。她只能坐在摔倒的那个地方,任由冰冷的雨水落在她的身上。回去一定会感冒的——。她吸了吸鼻子,难过地想道。


“啊,那个,小姐——。”


忽然艾比感觉身边的雨变得小了。奇怪,明明雨声还是和刚刚一样响。紧接着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声穿过哗啦啦的雨声进入她的二十多,传达到大脑。她抬头,望见了一位棕发的穿着白衬衣和黑领带的还挺清秀的家伙正将大半的伞举于自己之上,用着清澈的森林绿眸子望着她看。


扑通、扑通。


心脏开始狂跳。


“啊?嗯……?”


艾比此时将原本预想的所有台词完全抛掉了,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


“在下是安迷修。小姐没事吧?先起来同在下一起去避避雨吗?”


“我、我站不起来……。”艾比哭丧着脸说道,而安迷修则露出了有点困扰的表情。他将伞遮住了艾比那儿,而自己因伞不够大便不断接受着倾下的雨。他最终挠了挠头,直视着艾比的眼睛,这令艾比耳根红了起来。然后开口道:


“……那,我可以抱你吗?”


“啊?”


艾比瞬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前后剧情衔接地不太对吧?!而安迷修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于是赶紧解释:


“不,不是。雨这么大,总不能让小姐一直坐在地上受冻吧。我是说,呃,既然没法站起来的话,在下可以抱你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不、不介意啊!”艾比的脸彻底红了,“麻、麻烦你了。”她说话甚至是有些结巴,大概是太过害羞了吧。


于是安迷修蹲下了身,轻轻地将艾比横抱起,就算是抱起的时候也不忘了给艾比撑好伞。同时这其实是艾比曾经一直幻想了很久的抱法——如今真正用上时却无名地紧张,心在狂跳——公主抱。不得不说安迷修力气还挺大的,在正式抱着前还一手撑伞抱艾比一手拿出了餐巾纸给小脸脏兮兮的艾比擦了擦,动作温柔得艾比都快忘了疼痛。


现在他们是开始在路途上了。


“小姐,请问你的家在——?”


“我家就是那栋城堡!”不知道为什么艾比特别信任安迷修,毫不犹豫地指给他看了自家所处方向。


“是艾比公主?”安迷修好像愣了愣,用怀有歉意的语气说道,“没有认出来真是抱歉……感觉现在的动作也很失礼。抱歉了。”


“没事——我一般也不怎么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认不出来也很正常嘛。”艾比对于他的礼貌也稍稍愣了愣——可能是因为经常待在身边是那个一点也不照顾自己的弟弟所以才会对别人的礼貌有些发愣吧。艾比接着条件反射性地转头要跟他说话,结果一转头两人就凑得特别近,鼻尖与鼻尖只剩下五厘米左右的距离,安迷修清澈的眸子中映出自己的身影。而艾比第一反应是“这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嘛”,第二反应才是急忙把头转回去,假装在看什么似地望向远处,再假装什么也发生地问道:“安迷修是做什么的呀,总给人一种特殊的气质呢。”


“在下是一名骑士。”


“骑、骑士!这么说你有马咯!”


听到骑士两个字的艾比立刻高兴地又转了过去,幸好这次幅度不大距离不近。她用着期待的眼神盯着安迷修看。【难道说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吗!】


“……马?”


“是呀。风度翩翩的帅气骑士总得配上一匹马吧,就算不是白色的也得是红棕色的呀!”


“这个……抱歉,在下并没有马。”


雨开始渐渐变得小了,又回到了差不多是最开始的状态,只不过稍微大了那么一点。


艾比有些失望,甚至是用着不满地语气说道:“没马?没马怎么能算骑士呀!”


“……是啊,有马的话说不定可以更快地送艾比小姐回家了。”安迷修的语气中充满了愧疚和歉意,甚至带了一丝伤感,让艾比深感自己刚刚是不是说得太过了,刚想开口安慰他,安迷修却已经露出了坚定的眼神,望向远方:


“骑士道果然还是得好好修炼才行!师父说得对,骑士的道路还很长……不过。”安迷修望向了艾比,露出了阳光而温暖的微笑。


“ 就算没有马,在下也会竭尽所能保护艾比公主。 ”


艾比的少女心,瞬间爆炸。


终于走到了城堡。艾比已经模模糊糊地快睡着了,她揉了揉眼睛,最后只看见一个不清楚的背影,刚想闭眼睡过去结果就被大力地摇晃醒了。


“姐!姐!!!你睡着了我可拖不动你!!!而且你得先洗个澡啦!!!”


“嗯嗯啊?什么啊?喂别晃我!!!”


几天后。


新招募骑士时艾比一直魂不守舍思考着上次那位送她回家的骑士会不会来呢?直到快结束招募,将近黄昏,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外面橙红色的天空,柔和的阳光撒进。艾比正失望地打算离开时,一个毫不拖泥带水的脚步声响起。熟悉的白色衬衫,没有皱褶的领带,棕色的发,他的身影,全部映入艾比惊喜无比的眼眸中。


“——在下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
感觉我真是喜欢瞎扯啊!(哭着揍了自己一顿(?))
顺便其实埃米小天使其实并不是抛弃了艾比哦!他见姐姐出去了其实犹豫了一会儿后跑出去看了结果找不到人了!就抱着大概待会就回来了吧的心理又回去了!本来想在文中说明但找不到好时候!(一本正经)
end
by.sago
2017.3.10